栏目头部广告

恒耀注册:淳于琼和乌巢之战是怎样的?

  众所周知,奇袭乌巢是官渡之战的重要转折点,也被认为是导致袁绍战败的直接原因。而作为袁绍方在乌巢的主将,淳于琼也一战成名,乌巢酒徒之名至今依然是如雷贯耳,只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而已。

  但历史真的如我们了解的这样吗?今天我就翻开史书,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个不一样的乌巢之战,和一个可能颠覆大家认识的乌巢酒徒。

  在文章开始之初,首先要讲解一个小知识,淳于琼并不姓淳,而是复姓淳于,名琼,字仲简。淳于姓有两个来源,一个源自炎帝后裔姜姓,周武王时期封为公爵,并以封地为氏,称为淳于公。春秋初年,淳于国被临近的杞国所灭,也就是杞人忧天的那个杞国,公室及国民后裔便以淳于为姓。

  而杞国国君为大禹后裔姒姓,在灭掉淳于国后,迁都于此,于是后世便将春秋之后的杞国称为淳于国。后来杞国被楚国所灭,部分国人也以淳于为姓。

  淳于姓当时主要聚居在齐郡(今山东临淄一代),因此齐国历史上曾有名人淳于髡、淳于越。后来随着人口的迁徙,部分淳于族人迁移到河内郡(今河南省西部黄河以北),而淳于琼则是出身于汉末三国时期人才辈出的颍川郡(今河南禹州一带)。

  作为历史上的失败方,袁绍麾下文臣武将如颜良、文丑、田丰、沮授、审配等均没有被立传。而身为乌巢之败的最大责任人,淳于琼更是只能出现在他人传记的只言片语之中。所以我们不知道他的出身和经历,其历史上最早的出场是中平五年,公元188年,这时候他已经是西园八校尉之一。《资治通鉴》记载:

  汉灵帝中平五年八月,初置西园八校尉,以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左校尉,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淳于琼为右校尉;皆统于蹇硕。

  这八校尉可不简单,是汉灵帝为了制衡外戚何进而专门设立,直接听命于皇帝的军事组织,有点类似于后来明朝的锦衣卫。可想而知,西园军中上至将领,下至普通的士兵,自然全部都是精锐。虽然淳于琼只是添陪最末,担任右校尉,但看看八校尉其他的成员,便很难相信他是后世口中的“酒囊饭袋”。

  不过还没等到表现的机会,189年,汉灵帝驾崩,汉少帝继位。蹇硕欲除掉何进,却反被杀,西园军被何进接管,由中军校尉袁绍统领。但不久后,何进也被宦官所杀,袁绍又率军杀尽宦官。紧随其后,董卓入京,西园军不敌久经战场的西凉铁骑,曹操、袁绍等人外逃。于是,西园军在成立仅仅一年后便土崩瓦解。

  等到淳于琼在历史上再次出现,已是公元195年了,并成为了袁绍麾下的大将。前面曾经说过,淳于琼是颍川郡人,而当初在袁绍控制冀州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因而深受信任的一个政治团体,就是由颍川人组成的颍川派,其主要人员包括荀谌、郭图、辛评等人。

  有资历,曾和袁绍是同事,都是西园八校尉一员;又有盟友,颍川派作为靠山,淳于琼很快在袁绍军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195年冬,淳于琼和郭图一起,劝阻了袁绍准备迎接汉献帝的计划,打击了沮授的地位。后又在199年,由郭图进谗言,两人一起瓜分了原属于沮授的兵权,但因为官渡之战的发生,而没有真正落实。详情可以看之前关于袁绍集团内斗的相关文章。

  199年,官渡之战爆发,袁绍率十余万精兵南下攻许都。当时曹操命臧霸率精兵出琅琊进攻袁绍的青州,阻断其和徐州之间的道路,避免了袁绍从东部袭击许都的可能。又命于禁守延津,东郡太守刘延守白马,而曹操自己则带领主力进据黎阳。

  面对这种形式,《三国志·魏武纪》载:

  二月,绍遣郭图、淳于琼、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绍引兵至黎阳,将渡河。

  为解白马之围,曹操打算亲自率兵救援,但荀攸认为袁绍人多,因采用声东击西的策略分散敌军。于是,曹操依荀攸之计,先假装引主力至延津,准备渡河攻击袁绍后方。果然袁绍中计,分兵至延津,而曹操则趁机率轻骑从背后突击白马的颜良军。猝不及防下,袁军大乱,主将颜良也在万军之中被关羽刺死斩首。

  已至延津南的袁绍,马上派文丑、刘备追击曹操。结果又中了荀攸的饵敌之计,因争抢曹军丢弃的物资而大乱,被曹操骑兵反击,主将文丑死于乱军之中。

  接二连三的失败,尤其是两员大将被杀,使得袁军的锐气大搓。如果遇到一般的将领,很可能会乘胜进攻,但曹操在这时候却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甚至可以说知道导致了奇袭乌巢的发生。

  面对初战大胜,曹操果断放弃了所有的防线,全军退守许都咽喉——官渡。这一意想不到的举动,却产生了巨大的战略影响。

  首先曹操军力少于袁绍(可参看之前双方兵力分析的文章),作为守方,如果要全面防守黄河沿岸,势必导致兵力进一步分散,进而有被袁绍个个击破的可能。

  其次,曹操原驻地黎阳处于冀州地界,远离许都,漫长的补给线,令粮草不足的曹军雪上加霜。退守官渡后,地势互换,曹操的补给问题,反而变成了袁绍的补给问题。如果没有这条,奇袭乌巢将失去发生的先决条件。

  再次,作为曾经的同僚,曹操深知袁绍性格。面对初战受挫的耻辱,袁绍必定会恼羞成怒,只会紧盯着曹操不放,拒绝任何分兵作战的建议,寻找绝一死战的机会。

  果然,如曹操预料的一般,袁绍亲率十余万大军,屯于阳武,并拒绝了沮授持久战的建议,对官渡发起猛烈的进攻。于是十几万大军,就被曹操死死的困在了官渡一地。

  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各显神通的对峙了半年时间后,逐前提到的第二个问题终于出现了。便是战线过长,袁绍要定期从冀州运粮到前线。看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奇怪了,袁绍的粮食不是都囤积在乌巢吗?

  错了,乌巢并不是袁军的屯粮地。具体原因随后将逐渐分析,但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了,如果你为统帅,会把粮草都放到四十里外吗?不仅要三天两头的跑那么远去运粮,还要分兵防守,每天提心吊胆的。

  公元200年,九月,曹军侦测到了一个情报。《资治通鉴·卷六十三》载:

  绍运谷车数千乘至官渡。荀攸言于操曰:"绍运车旦暮至,其将韩猛锐而轻敌。击,可破也!"操曰:"谁可使者?"攸曰:"徐晃可。"乃遣偏将军河东徐晃与史涣邀击猛,破走之,烧其辎重。

  这之中其实隐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便是袁绍营中粮草可能也不多了!

  所以曹操当机立断的派徐晃轻骑突袭袁绍的运粮草,打败袁将韩猛,将数千车粮草辎重尽数焚毁。

  《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冬,十月,绍复遣车运谷,使其将淳于琼等将兵万馀人送人,宿绍营北四十里。

  若是平时,这几千车粮草被劫,对于财大气粗的袁绍来说只是小事,但是现在正在战事之中,将士前面拼命,回来如果还要饿肚子那可是大事。于是袁绍马上安排了第二批运粮队,更为了万无一失,命淳于琼领兵万余,前往接应。所以曹操奇袭乌巢时,袁军的兵力应该是一万人加运输队原有的兵力,以及大量的民夫。

  由此看来,袁军粮草的确不多了,所以沮授对此还不放心,

  沮授说绍:"可遣蒋奇别为支军于表,以绝曹操之钞。"绍不从。(《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因为这次的运粮不同以往,估计是为了做长期战斗的准备,也防止经常运输导致被劫的几率增加,袁绍一次性运输了万余车。更派淳于琼率领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赵叡等将率兵万人护卫。

  只是,对于上万车的辎重来说,万余人显得有点杯水车薪。所以沮授建议袁绍派蒋奇另领一军,一则在淳于琼外围作为警戒,二则作为犄角支援。但是,袁绍此时对沮授的信任已经大降,又自觉已经万无一失,便没有采纳。(详细可参考内斗篇,沮授如何被排挤)

  还有查到。

  所以如果仅离大本营四十里外的乌巢,真的是袁绍的屯粮地,不出几日就会被曹军侦查到。也只有这种临时的驻地,或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粮队的休息站,才不会被人侦察到,或特别关注。

  但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乌巢在防守上的硬件措施是不够的,估计也只是比野外扎营稍微好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沮授如此的谨慎,虽然被曹军发现并袭击的可能性很小,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可惜不好的事,即便概率再下,也总是会发生的,所以这次墨菲定律再次立功了。

  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恰在此时审配以犯法为由拘捕了许攸的家人,导致其叛逃曹操,并把这个重大情报带给了曹操。(参见袁绍内斗篇)

  《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攸曰:"公孤军独守,外无救援而粮谷已尽,此危急之日也。袁氏辎重万馀乘,在故市、乌巢,屯军无严备,若以轻兵袭之,不意而至,燔其积聚,不过三日,袁氏自败也。"

  许攸一句话,实则透露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情报。一是袁绍上万辆的辎重粮草今晚会在故市、乌巢过夜,且防备松懈。二是,袁绍营中的存粮已经不足三天使用,只要这次粮草再被劫,将无法第三次从冀州运粮,其军必定溃散。

  因此《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操大喜,乃留曹洪、荀攸守营,自将步骑五千人,皆用袁军旗帜,衔枚缚马口,夜从间道出,人抱束薪,所历道有问者,语之曰:"袁公恐曹操钞略后军,遣军以益备。"闻者信以为然,皆自若。既至,围屯,大放火,营中惊乱。

  这里需要介绍一个名词,叫做“营啸”。因为古代很多普通士兵营养不足,患有夜盲症,再加上战场的心理高压,一旦发生骚乱,恐惧就会向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士兵变得如同丧尸般不分敌我的自相残杀。营啸是一切新手将领的噩梦,即使到近现代的战争中也时有发生。

  而前面我们也提到了,这是一只运输部队,除了淳于琼的万余人外,还有大量的普通民夫,在遇到夜袭火攻之后,远无法像受过训练的士兵那样恢复震惊,于是“营中惊乱”,反而成为了麻烦。

  所以作为统帅的淳于琼,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做出了两个选择:一是保持固守,二是向袁绍求援。这个决定本身并没有错误,但是淳于琼“低估”了袁绍,袁绍也低估了曹操。

  在接到曹操奇袭乌巢的消息后,袁绍没想普通人一样急着救援,却是想要做一笔大生意,趁曹操亲率精兵外出的机会,攻破曹操本营,让他无家可归。

  绍闻操击琼,谓其子谭曰:"就操破琼,吾拔其营,彼固无所归矣!"

  于是袁绍只派少量轻骑援助淳于琼,而派张郃、高览率重兵攻打曹操本营。但他低估了曹操,曹操既然亲率大本营中的半数精兵攻打淳于琼,又怎么会没有万全的准备,于是张郃等人久攻不下。

  而另一边,天已经开始蒙蒙亮,淳于琼等人见曹操兵力并不多;二是估计着袁绍的援军快到了。《资治通鉴·卷六十三》:

  会明,琼等望见操兵少,出陈门外,操急击之,琼退保营,操遂攻之。

  但是刚交手就发现,曹操这只军队的战斗力实在不一般,于是淳于琼赶紧退回营中继续防守。而这时候,袁绍的援军的确也快到了,当左右把敌情告知曹操,请求分兵阻挡时。曹操却怒道:“贼兵在背后了,再告诉我!”

  于是众将士在曹操破釜沉舟的决心带领下,殊死而战,终于打破营寨,杀士卒千余人,并将他们和淳于琼的鼻子都割下,与牛、马的舌头一起送回给袁绍。

  当曹操再次见到自己这位老朋友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看着那张没有鼻子的脸问道:“你知道为何落得这个下场吗?”淳于琼答道:“胜负天定,还有什么好问的!”

  开始曹操想留为己用,并不想杀了淳于琼,但是许攸却说:“以后他照镜子,永远不会忘记今天的耻辱!”于是曹操才杀了淳于琼。

  《三国志·魏武纪》:

  时有夜得仲简,将以诣麾下,公谓曰:"何为如是?"仲简曰:"胜负自天,何用为问乎!"公意欲不杀。许攸曰:"明旦鉴于镜,此益不忘人。"乃杀之。

  因为乌巢被劫,粮草辎重全部被毁,而张郃、高览也因此率军归降曹操。知道自己快要饿肚子的袁军不战自溃,袁绍和长子袁谭在八百骑兵的护送下,渡河逃跑,当发觉时早已追赶不上。而被袁绍丢下的数万袁军,只能尽数投降,并被曹操全部坑杀。官渡之战,十一万袁绍大军,前后被杀七八万之众。

  纵观整个官渡之战,奇袭乌巢看起来像是一次机缘巧合的意外,是许攸送给曹操的一场大胜。但实际上,袁绍却是从一开始就一步步落入曹操的战略圈套,曹操想要获胜只需要一个机会,没有乌巢,也许还会有白巢、黄巢。

  而淳于琼在乌巢之战中的表现,其实并没有错误,即使称不上名将,但也有超过一般将领的水平,实在称不上“庸将”。最后宁死不屈,英勇就义,也算得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却在千百年后,为整个官渡之战背锅,实在是可叹。


标签: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