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头部广告

美女喝醉了,进入夜总会.......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看我们也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这个地下室也不容易,你就可怜一下大妈,搬出去吧,你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啊。”

  那个房东大妈此刻怯怯的走过来,看着呆坐着的叶凡,小心的说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黑涩会,竟然被他一个人给打跑了。

  “嗯,大妈,放心吧,嗯,我明天就搬走,对了这些钢管给您吗,也能买钱。”叶凡咧嘴一笑说道。这个大妈嘴角一抽尴尬的点点头,“那这几天的房租不要了,二百块钱退给你。”

  心情烦躁的叶凡回到地下室自己的房间,这时隔壁的快枪手又他妈运动起来,也不知道瘾怎么这么大,女人欢快的叫着,一点也不考虑叶凡的心情。

  叶凡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容姐的号码时,隔壁就停了下来。

  “容姐……”

  叶凡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什么?又是南春华这个王八蛋?”

  睡意朦胧的荣姐听到叶凡的话,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光滑的丝被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更加光滑的双肩,脸上充满愤怒,她知道今天在夜总会算是把南春华那个混蛋给得罪了。

  “是的,就是他们,不过被我打跑了,只可惜没有抓到这个混蛋”叶凡不甘的说道。

  “你人没事吧?”

  “没事。”

  “嗯,那就好,我们算是和那个南春华结下梁子了,你毕竟是一个外来的打工者,他们的势力太大,拧不过他们的,这样,剩下的事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荣姐想了一下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叶凡苦笑,自己本是来保护这个女人的,现在却是给她找了麻烦了,看看时候还早,叶凡却是睡不着了,挂念着那辆天晨宝马,恐怕那些混蛋去而复返。

  叶凡穿上衣服,拿了一包烟,出了地下室,找了一个马路牙子,往那里一坐,看起车来,要说一点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深夜归来的小情侣,看着叶凡像是看傻比一样,心里更郁闷了。

  “没用的东西,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到那个女人的场子里闹事,你不知道她是黄三的人吗?”

  南街区一个豪华的别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方脸,大耳,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此刻正坐在那里训斥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南春华,而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南春华的父亲,南天集团的董事长南火龙,他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的事,看到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由的来气:“裴容啊,裴容,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不敢动你么?”

  裴容,正是容姐的名子。

  “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贱女人在酒店里让人打我,那就是打您脸啊,我们南天集团在东昌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说出去,您就不用混了,实在不行,给局里打个招呼,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南春华对叶凡又恨又怕,当然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容姐毕竟算是有身份的人,而叶凡充其量也就是她的小弟而已。

  “抓个屁,你以为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你以为人情是那么好欠的,混账东西,一天到晚打着老子的旗号胡作非为!”南火龙看着这个不成气的儿子冷声骂道。

  “谁叫你是我老子了。”南春华不满的嘀咕道。

  “你……”南火龙眼睛一瞪,南春华顿时吓的不敢哼气了,他知道老子的脾气,自己每次惹事,他都会训自己,不过训归训,事后还是照样帮自己擦屁股,谁叫自己是他的儿子呢。

  果然,南火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也不要闹了,黄三是南街区的老大,三教九流都给他点面子,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以和为贵,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相信黄三还是给面子的。”

  南火龙一捶定音,南春华虽然心里有些甘,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自己是在群英夜总会不对在先,还侮辱容姐,今天自己又带人砸了人家的车,只是两次自己都没有占到便宜,被人家一个人追得像是丧家狗一样逃跑了,这让南春华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只不过碍于父亲的威严,他不敢反对,毕竟离开了父亲,他连个屁也不算。

  遣散了手下,南春华上楼了,边走边打电话,不知道是给哪个女人打的,语言要多下流有多下流,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看着这个混账儿了,楼下客厅的南火龙气的黑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南春华不清楚那个黄三的实力,他可知道,在地南街区一带地下势力中的老大,王者,同时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黑着呢。

  当然他南火龙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的南天集团的董事长,也认识不少的人,背后还是有靠山的,这个靠山就是公安局的局长贾齐北,依靠着这层关系,南火龙在这里混的风声水起,也正因为此,儿子南春华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没有少给自己惹事。

  叶凡吃完早点回来的时候,看到容姐已经来了,一身白色的小西服,头发高高盘起,正铁青着脸,双手抱臂指挥着拖车托她的车呢,车成了这个样子,需要大修啊。

  “容姐,对不起。”叶凡走了过去,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到叶凡,容姐的脸色缓了一缓:“这事不怪你,王八蛋给他脸不要脸,这不是砸车,这是打我的脸啊,传出去,我斐容也不用混了。”

  容姐不忍看自己的爱车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咬着银牙狠狠的说道,她裴容虽然不是道上人物,不过一提起群英夜总会的容姐,谁不给三分面子,再加上背后的三哥撑腰,说实话敢惹她的人不多。

  “容姐,你想自己办?我帮你。”叶凡义气的说道。

  容姐摇摇头,看了叶凡一眼:“还是让我来吧,现在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唉,想不到我会和你这个服务生扯在一起。”容姐冲叶凡翻白眼。

  “嘿,缘分呗!”叶凡嘿嘿一乐。

  “缘分你个头,车的维修费从你的工资里扣!”

  “啊?”

  车托走了,容姐拉着叶凡上了旁边的一辆破桑塔纳,也不知道容姐从哪里弄来的,比起那个天晨宝马差多了,只是临时的代步工具而已。

  这次换了叶凡开车,容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优雅的抽着烟,眉头紧皱,别有一番情致,似乎想起了什么,拿出精致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只不过电话没有人接听:“搞什么,怎么总是关机!臭小子。”

  叶凡扭头看了一眼容姐,讪讪的一笑:“容姐是给姐夫打电话么?”

  “姐夫个头,你看姐像结过婚的吗?是给我弟打的,这个臭小子一消失就是几个月,连电话也关机,不知道在搞什么?”

  听了这里,叶凡的心里咯噔一跳,一股难言的酸楚涌上心头,这个可怜的女人,她还不知道,此刻她的老弟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而且还是死在旁边男人的怀里。

  “咳,也许他在忙吧,等有时间一定会打过来的。”叶凡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笑道。

  “也许吧,这个臭小子动不动就是几个月不打电话,算了,不管他了,前面左拐。”容姐并没有注意到叶凡的情绪变化,看了一眼前面,然后指挥道。

  “名人会馆”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里面正在上演着一副春宫大戏,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正在床上翻云复雨,一左一右是两个漂亮的女孩,身材极好,皮肤很白,一个长发,一个短发,而且仔细的看的话,还会发现,这两个女孩几乎长的一模一样,是双胞胎,姐妹花,三个人加起来的衣服,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女孩脖子上的系着的红丝巾。

  “三哥,好坏啊,就知道欺负我们姐妹。”一个女孩嗤嗤的笑着,风情暧昧之极。

  “嘿,那好不欺负她,三哥就欺负你好了。”男人嘿嘿笑着把一个花压在了身下……

  房间门口着着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站的笔直,一丝不苟,这时从楼上匆匆跑上来一个同样身穿黑西装的男子,对着两个保镖说道:“群英夜总会的容姐求见。”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苦笑道,那等着吧,三哥似乎又开始新一轮了,这个时候,谁敢打扰他?

  他们都是三哥手下的,深知这个三哥的脾气,只要不是天塌下来,都不能打扰他,不然的话,三哥一生气,后果很可怕。

  容姐坐在一个根雕茶几旁,优雅的喝着茶,叶凡站在她的身后,道上的规矩,老大坐着,小弟在后面站着,叶凡现在也算是容姐名义上的小弟,不能坏了规矩。

  三哥当然就是黄三,名人会馆是他的老窝,二楼就是他作欢作乐的地方,听到他的手下说在上面忙,容姐就知道在忙什么,等了近二十分钟,三哥还没有下来,容姐心里有些不悦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他手下的大将,这样让自己坐冷板,她心里不舒服。

  又等了五分钟,终于三哥从楼上下来了,叶凡看到这个光着背,纹龙画虎的汉子,脖子上一个大金链子,叼着一支雪茄,那副混世的模样,说实话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阿容来了啊,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怎么还没有嫁出去吗?实在不行,三哥收了得了,哈哈哈……”三哥从一下楼眼睛就没离开过容姐,更是笑着打趣道。

  容姐已经站了起来,很优雅的一笑:“三哥说笑了,我这残花败柳哪入得了三哥的法眼,这次找您来,是因为昨晚的事”容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接着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

  “容姐,刚才听那个三哥的口气,似乎你还没有被他……”叶凡突然八卦起来。

  容姐舒服的往沙上一靠,白了一眼叶凡,然后幽幽的说道:“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真心实意的帮我吧。”

  “我宁愿他不真心帮你,这么好的白菜如果让猪拱那才叫可惜呢。”叶凡嘿嘿一乐,听到容姐的话,他的心里莫名的轻松起来。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快开车,对了,你以前真的是在工地上打工的?”容姐质疑的问,她可是听地下室房大妈说,昨晚这小子一个人打了好几个。

  “是啊,搬砖的,哪里需要哪里搬……”叶凡嘿嘿笑道,容姐撇了撇嘴,知道这小子没有说实话,一个工地上搬砖的,可以一个人打好几个道上的混子?有钱的人请的保镖都不是吃素的,都是有功夫的家伙。

  其实,叶凡说的也没错,“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只是对自己过去的事他不愿意再提,如果有人在军营高层中随便打听一下“逍遥兵王”或者是“逍遥王”的外号,那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那是一个神秘近乎于传说的军中存在,手下的四大将,同时也是自己四兄弟,外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更是让国内外一些地下势力谈之色变。

  只不过时事变迁,往事不可回首,如同过往云烟,自从青龙身死,他的心也死了!

  突然一阵香气扑鼻,叶凡回过神来,映入眼前的是容姐的那娇俏的面庞:“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还别说你小子正经起来,还特有男人味的。”

  “哈,是么?其实我一直很正经的,只不过和容姐在一起心有点乱而已。”叶凡笑咧咧的说道,同时狠狠的瞅了一眼近在眼前小西装衣领下那抹风光。

  容姐马上坐直了身体,同时整了一下小西装,白了叶凡一眼:“昨晚没有睡好吧。”

  “没有啊,睡的挺香的,一觉睡到大天亮。”叶凡笑道。

  “行了吧,地下室门口一地的烟头,红旗渠牌子的,当我不知道?”容姐抛给他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接着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车子砸了就砸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这件事根本不怪你的,你也是因为我才惹上麻烦的。”

  漂亮的女人,又明事理,叶凡就喜欢和这样的女人交流,当下嘿嘿一笑:“那不扣我的工资了?”

  “你的工资才多少,扣了你喝西北啊!”容姐白了叶凡一眼,魅惑众生!

  这时,容姐的电话响了,容姐接了听了两句,脸色不由的一变,骂了句胡闹,然后就挂了电话,对叶凡道:“去夜总会,出事了。”

  “又是南春华那个混蛋?”叶凡眼中的寒光一闪,问道。

  “不是,是一个小姑娘,喝醉了酒,还打人,而且吵着要鸭子,这不是胡闹嘛。”容姐没好气的说道。

  “小姑娘?要鸭子!”叶凡一呆,难道还是一个“资深”人士?

  桑塔纳飞快的来到群英夜总会,大堂经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急忙迎了上来,“人呢?”容姐上来劈头就问,脚步都没有停。

  “被我们扣下了,在楼上的一个包厢里,容姐,您看……”经理小眼睛闪着光芒,有种跃跃欲试的猥琐。

  “看看去!”

  “是!”经理一哈腰,转身小跑着在前面带路上了二楼。

  “本小姐要鸭子,你们有吗,给我来上一打?快点,哈哈,王八蛋,王天华,本小姐死也不嫁给你,你这个狗东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本小姐的身子给狗也不给你!呕……”

  刚走到楼上的容姐和叶凡,就听到了这些话,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叶凡的嘴角一抽,里面的这个妞很强啊。

  “容姐,实在不行,我们帮她一下吧,找几个年轻力壮的服务生,也许我们以后的业务”经理凑到容姐面前猥琐的说道。

  “放屁,她只是喝醉了,还只是小姑娘而已,是个良家。”容姐看人极毒辣,一眼看出这个小女孩不是出来买的那种。

  “是!”那个经理顿时唯喏后退了一步。

  打开门,叶凡和容姐就看到一个身着短裙,上衣穿着一个齐腰半截小可爱的漂亮女孩,脸像小卡通美女一样可爱,红彤彤的,打着酒嗝,对几个劝说的服务生又抓又挠,其中一个胳膊还被她抓伤了。

  也难怪那个经理想满足这个女孩,说实话这个女孩长的确实漂亮,身体扭动间,春光似隐若现更是激起男人的原始本质,如果不是容姐平时管理严格,估计这几个服务生就满足这个小丫头的要求了。

  容姐有点束手无策,她还从来没有遇过到这种另类的女孩,又撕又打,像只小老虎,竟然还口口声声要什么鸭子,这不是胡闹吗?而且从这个女孩的穿着来看,一身还都是名牌,那一身衣服好几万,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孩能穿的起的,自己都不舍得穿。

  “容姐,交给我吧。”看到裴容迟疑的神色,叶凡嘿嘿一笑,搓了一下手说道。

  “他就是叶凡?”听完容姐的汇报,三哥斜着眼看着叶凡,这小子看着自己,态度不卑不亢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哪个小弟见了自己不是点头哈腰的问声三哥好啊,你倒好,腰挺的这么直!

  “是的,他是新来的,不懂事,还不快叫三哥?”容姐侧着脸低声说道。

  “三哥好!”叶凡少不了的叫了一声,如果不是不想给容姐惹麻烦,叶凡对于这样的人根本不屑于顾。

  “算了”三哥摆摆手,没有再看他,望着容姐:“南春华这小子很猖狂啊,不过他背后的老子南火龙还是有些势力的,这样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出来混的,都是求财,又不是求气,我招呼一下,晚上一起吃个饭,这事就算揭过去了,彼此给个面子。”三哥淡淡的说道。

  “可是三哥……”容姐还想说什么。

  “行了,别可是了,晚上等我的电话。”三哥说完站起来,就向楼上走去。

  “什么三哥,就是一个大混子,自己的手下被欺负,竟然连个屁都不放,还主动的和人握手言和,这算是哪门的事。”

  回到车里,叶凡看着容姐的脸色很难看,不由的冷声说道,他很是讨厌那个三哥看容姐的眼神。

  “我也没有想到三哥会这样做,估计也是忌惮南家背后的势力吧。”容姐心里很不甘心,她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寄人篱下的感觉了,自己充其量也只是三哥手里挣钱的工具而已,事关他的切身利益上,他是不可能为自己做主的,如果是一般的小混混,他派人就打上去了,可是遇到南家,他却是不敢了。

  这一刻,容姐心里有些凉了。

  大富豪地下室门口,叶凡抽完烟盒里最后一支烟,天已经亮了,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腰,清晨的露水打湿了头发,显得更有型了。

  早上,房东大妈起来清扫门口,叶凡走了过去。

  “大妈!”叶凡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

  “哎呦,你吓死我了,小伙子起来这么早啊,有事吗?”这个房东大妈吓了一跳,浓重的外地北方口音,嗔怪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看着林风。

  “嗯,我出去吃个早点,麻烦大妈帮我看一下车子。”

  “哦,这事啊,我还以为你要退房呢,车子这个样子了,他们还来砸?”大妈心里暗想,不过仍然笑着痛快的答应了,惹不起黑涩会,这个小混子也惹不起啊,太能打了。


标签: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