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头部广告

赵志红6000字死刑裁定书曝光:强奸12人最小仅10岁!

  赵志红6000字死刑裁定书曝光:强奸12人最小仅10岁,为灭口投入水缸溺死.

  7月30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罪犯赵志红执行死刑。临刑前,赵志红拒绝会见其近亲属。

  最高法经复核确认,1996年9月至2005年7月间,赵志红在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等地,连续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犯罪共计17起,共杀死6人,强行奸淫幼女2人、妇女10人,还多次抢劫、盗窃,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赵志红还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

  同日,裁判文书网发布《赵志红故意杀人、强奸案死刑复核裁定》。根据裁定书,今年47岁的赵志红是内蒙古凉城县人,2003年10月16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同年12月9日刑满释放。2005年11月23日被逮捕。

  呼和浩特市中院于2015年1月26日认定赵志红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盗窃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五万三千元。宣判后,赵志红提出上诉。内蒙古高院于2015年4月26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本院核准。现已复核终结。

  

赵志红6000字死刑裁定书曝光:强奸12人最小仅10岁!(图1)

  最高法经复核确认:

  1996年9月5日凌晨,赵志红携带尖刀进入呼和浩特市某厂院内一号高炉前的地磅房,持刀捅刺值班的司磅员王某某1(女,殁年29岁)胸部、手臂等处数刀,致王大失血死亡,后对尸体实施奸淫。

  2000年5月20日10时许,赵志红以喝水为由进入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某村被害人斯某某某(又名吴某某,女,殁年10岁)家中,强行将斯按倒在地实施奸淫。为灭口,赵志红将斯某某某投入水缸溺死。赵志红翻找财物未果,逃离现场。

  2005年1月2日,赵志红预谋抢劫女性出租车司机,为此准备电话线供作案使用。当日11时许,赵志红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某中学附近骗乘陈某某2(女,殁年36岁)驾驶的夏利牌出租车。当车行至察哈尔右翼前旗某国道西侧土路时,赵志红借故要求停车,强行向陈某某2索要财物,后在车后排座对陈实施奸淫。为灭口,赵志红用电话线将陈某某2勒颈致死。赵志红劫得陈某某2的出租车、手机(共价值31300元)及现金100余元,将尸体抛至路边坑内,驾车逃离现场。

  2005年1月7日18时许,赵志红携带尖刀驾驶五菱牌面包车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某中学和某丁字路口,诱骗高某1(女,殁年24岁)乘车。赵志红驾车行至察哈尔右翼前旗某路段停下,掐扼高某1颈部致其昏迷,对高实施奸淫。为灭口,赵志红将高某1推到车下,持刀捅刺高胸部等处数刀,致高失血性休克死亡。赵志红搜得高某1的手机(价值200元)及现金80余元,驾车逃离现场。

  2005年2月22日5时许,赵志红携带尖刀驾驶五菱牌面包车在乌兰察布市集宁火车站,诱骗张某某1(女,殁年25岁)乘车。赵志红驾车行至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东郊某公司东南侧停下,殴打、捆绑张某某1,对张实施奸淫。为灭口,赵志红持刀捅刺张某某1胸部两刀致其失血性休克死亡。赵志红搜得张某某1的现金100余元,将尸体抛至附近土坑内,驾车逃离现场。

  2005年7月20日上午,赵志红驾驶五菱牌面包车来到呼和浩特市某厂门口,诱骗要某(女,殁年17岁)乘车。赵志红驾车行至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某村南停下,在车内强行对要某实施奸淫。为灭口,赵志红将要某扼颈致死。赵志红搜得要某的现金70余元,驾车行至呼和浩特市某路段,将尸体掩埋在路旁树林内。

  1996年5月19日19时许,赵志红携带尖刀潜入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小区凉房内,持刀威胁池某某(女,时年21岁)交出财物。池某某呼救,赵志红即持刀捅刺池左手、左肋等处数刀,逃离现场。

  1996年8月的一天14时许,赵志红途经呼和浩特市某厂北墙外时,看见宋某某(女,时年23岁)与一男子在沟渠处发生性关系。待该男子离开后,赵志红以宣扬此事相威胁,对宋某某实施奸淫。

  1996年冬季的一天3时许,赵志红潜入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国道旁侯某(女,时年22岁)经营的理发店内,强行对侯实施奸淫。

  1998年9月6日7时许,赵志红潜入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尹某某2(女,时年22岁)家中,以伤害尹的孩子相威胁,对尹实施奸淫。

  1998年11月13日下午,赵志红来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用铁棍撬开村民王某某5家的门锁,入室窃取现金2000元。

  1999年1月31日7时许,赵志红来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破门进入被害人王某某6(女,时年27岁)家中,殴打、威胁王,对王实施奸淫。

  2000年3月4日14时许,赵志红来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用铁棍撬开村民郭某某3家的门锁,入室窃取现金980元。

  2000年3月24日14时许,赵志红来到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某村,以喝水为由进入王某某7(女,时年19岁)家中,殴打、捆绑王,对王实施奸淫。赵志红翻找财物未果,逃离现场。

  2000年9月23日9时许,赵志红潜入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薛某1(女,时年11岁)家中,将薛某1掐晕后翻找财物。薛某1的姐姐薛某某(被害人,女,时年22岁)回到家中,赵志红即殴打薛某某,后逃离现场。

  2005年1月2日13时许,赵志红驾驶其当天杀害被害人陈某某2后劫得的夏利牌出租车,在察哈尔右翼前旗某镇诱骗张某某3(女,时年20岁)乘车。赵志红驾车行至该镇北约6公里某国道西侧荒野处停下,强行对张某某3实施奸淫。

  2005年7月13日10时许,赵志红来到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某村,尾随薛某2(女,时年12岁)进入薛家中,抓住薛头部撞击地面致薛昏迷,对薛实施奸淫。薛某2头部损伤构成轻伤。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指纹、尸体、伤情鉴定、作案工具等鉴定意见,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证实。赵志红亦供认,足以认定。

  此外,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还对四起赵志红供述的案件提出证据不足:

  1996年4月9日20时许,赵志红在呼和浩特市某厂平房某栋西侧公共厕所内杀死杨某某(女,殁年25岁)并奸淫尸体。

  本院审查认为,赵志红虽主动供述该事实,供述的作案地点、主要手段等内容,与在案证据大致印证,但关于作案的具体时间、案发前是否到过现场、被害人衣着、是否从被害人身上搜取财物等作案细节,前后供述不一致,对部分重要情节的供述与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不一致。

  比如对作案时间,有1996年3月至7月、在20时至22时之间多种供述;在侦查阶段多次供述奸淫被害人时射精,与杨某某的阴道分泌物中未检见精斑、现场勘验检查和尸体鉴定均未发现精斑相矛盾;供述被害人穿得不多、未系皮带等衣着情况与杨某某穿得多、系皮带的实际情况明显不符;供述作案时揪下被害人耳环,与杨某某双耳未见损伤的情况不吻合。

  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在案证据,主要证明现场情况、被害人死亡原因及赵志红有作案条件等,均不能证明赵志红与本起犯罪事实的直接关联。指向赵志红作案的证据仅有供述,其供述的证明力不强。

  1996年7月10日19时许,赵志红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某村西北田间土路上杀死徐某某(女,殁年15岁)并奸淫尸体。

  本院审查认为,赵志红虽主动供述该事实,供述的作案地点、对象、主要手段等内容,与在案证据基本印证,但关于作案的具体时间、被害人面部锐器伤的成因、被害人自行车受损情况等部分重要情节,赵志红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不符;从现场提取的嫌疑人鞋印长度与赵志红的脚长存在较大差距,证据间存在难以解释的矛盾。

  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血型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在案证据,主要证明现场情况及被害人死亡原因、曾遭受性侵害,对精斑所作的血型鉴定不具有排他性,上述证据均不能证明赵志红与本起犯罪事实的直接关联。指向赵志红作案的证据仅有供述,其供述的证明力不强。

  1999年3月25日18时许,赵志红在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某村高某某(女,殁年23岁)家杀害高并奸淫尸体,后搜得现金100元。

  本院审查认为,赵志红虽主动供述该事实,供述的作案时间、地点、手段等内容,与在案证据基本印证,但关于现场大门是否关闭、实施奸淫的具体位置及被害人尸体状况等作案细节,赵志红的供述与其他证据明显矛盾,或者未作出相关供述。

  此外,对高某某阴道拭子未进行检验且检材已灭失,现场提取的嫌疑人鞋印照片亦已遗失。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在案证据,主要证明现场情况及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均不能证明赵志红与本起犯罪事实的直接关联。指向赵志红作案的证据仅有供述,其供述的证明力不强。

  1999年6月29日16时许,赵志红在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某村董某某(女,殁年17岁)家杀死董并奸淫尸体,后搜寻财物未果。

  本院审查认为,赵志红虽主动供述该事实,供述的作案时间、地点、手段等内容,与在案证据基本印证,但涉案擀面杖等物证未进一步检验,现已失去检验条件;董某某的内裤、阴道分泌物等检材已灭失,无法进行DNA鉴定,赵志红供述的部分重要情节得不到相关证据的印证。

  证人证言、尸体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在案证据,主要证明现场情况及被害人死亡原因、曾遭受性侵害,均不能证明赵志红与本起犯罪事实的直接关联。指向赵志红作案的证据仅有供述,其供述的证明力不强。

  综上,虽然赵志红对上述4起犯罪事实主动供述,但供述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相印证之处,甚至部分供证间还存在难以解释的矛盾,供述的真实性难以证明;案发时侦查机关提取的一些重要物证或失去鉴定条件,或已灭失,致使证据不够确实、充分,不能得出上述4起犯罪系赵志红实施的唯一结论。认定赵志红实施该4起犯罪,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赵志红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又构成抢劫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还构成盗窃罪。

  赵志红长期流窜作案,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犯罪共计17起,采用刀刺、扼颈、溺水等手段杀死6人;采用胁迫、殴打、捆绑等手段强奸幼女2人、妇女10人,情节特别恶劣;还具有多次抢劫、入户抢劫、抢劫数额巨大等情节,其所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

  赵志红在2003年10月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连续犯罪,系累犯,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应依法从重处罚。赵志红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从轻处罚。对赵志红所犯数罪,均应依法惩处并予以并罚。


标签: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